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天家有娇女 > 《天家有娇女》 第197章 对主子的羞辱

第197章 对主子的羞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秦沅汐竟是气得没话说。
    “想和俞萱然在一起?你们几个倒是会找地方,我云夕宫是专门给你们提供玩乐的?等过些日子你和五弟是不是还要把紫茵带走?”
    紫茵脸色一窘,看着公主和俞萱然,只觉得好生郁闷。
    要说起来若非五弟和梓芸闹上,秦瀚其实早就吐露自己的心思了。
    可偏偏有了先例,他也是怕皇姐忍无可忍才把事情隐瞒了这般久。
    “皇姐,我和萱然在以前就相识了,和她在皇姐身边当差并没有其他联系,这只是巧合。”秦瀚低声辩解。
    “以前?”秦沅汐表情微微僵硬,“什么以前?”
    “以往我以定王的名义经常会外出摆摊救济城外贫民,这样碰巧遇上了俞萱然,勉强有些关系。”
    他不说还没有回忆,一旦开了口秦沅汐才想起她同俞萱然见面也是去年救济百姓的时候。
    俞家七小姐的乞丐身份传遍京城,也并非谣言。
    虽然两人以前见面的情况无从考据,可这说的十有八九该是属实。
    秦沅汐微微松了口气。
    至少,她家二弟不是纯粹垂涎自己身边的宫女。
    早先结下情缘要比这好上太多,不然自家贴心宫女一个个被拐走她能恶心死。
    毕竟为什么就是自己身边的丫头遭殃?他们家没有使唤的丫头?三公主四公主的玲和宫没有顺眼的丫头?
    不可能嘛!
    先前梓芸的事情之后,秦沅汐其实也是预料了自己一个公主没有能力去决定几年后这些宫女的命运。
    二十岁这道坎,只要她们过了就和皇家没有任何联系了。
    真是情到深处,没有任何外人可以阻止,即便那时候她们年纪过了适婚年龄。
    比起无关自己的攀龙附凤,秦沅汐真正还是怕身边的宫女背叛她。
    “做了这等丑事,我看你好生在宫里反省要好。”说完,秦沅汐又是睨了秦瀚一眼,转身出了殿。
    她是小心进来的,这会抓人训斥一顿再留下去怕是要被一群宫女太监围观,说不定还要引来父皇等人。
    梓芸和紫茵两个也不敢再拖拉,缓步随在了主子身后。
    唯独是俞萱然按了又按心口,又才恶狠狠瞪着秦瀚。
    “殿下做的这些好事,早就说了公主没有那般好隐瞒,还如同地痞流氓一般,可把我害惨了。”
    防止被人打听到情况,她也气呼呼出了门去。
    秦瀚那英俊的脸庞变换几阵,感觉脸上无光,还是对着俞萱然远去的背影呸了一声。
    “好你个俞七,胆小如鼠,占完本王便宜刚才也不见你趾高气扬,等下次本王定要让你好看。”
    殿外听闻响动的小羽子这才敢进殿。
    待瞅见太子那难堪的脸色,顿时好不后悔放了大殿下进来。
    “殿…殿下,奴才听到有骂声,可是刚才和大殿下闹矛盾了?”
    “小羽子!”
    只觉得这死太监跑到跟前,秦瀚把心底的火气又才倾泻。
    他上前指着奴才一阵臭骂,“你是怎么看门的,皇姐在外边看了那么久你怎么不通报?”
    暂且不说他东宫的门没有得到口令就随便进也就忍了,那毕竟是他皇姐,早先就是默许的。
    可这刚才好说了也是好长时间的,竟是连个手下给他说一声都没有?
    可小羽子委屈,他怎么知道自家太子殿下这会又招了俞小姐进来往塌上亲亲抱抱。
    他才办事回来,只见大殿下已经到了后殿寝宫,出于自家太子对姐姐的坦然,也就一时间没有管太多。
    偏偏这好几个月安稳日子久了,偏偏这大过年的就出了事,家丑现行……
    “殿…殿下,奴才刚回来疏忽了……,奴才不知道殿下与俞小姐……呐……”
    小羽子满脸委屈,情急下那最后一句也是尴尬不好出口。
    这也是该怪殿下自己,好好的东宫又不是没有什么好看的女子。
    男儿嘛,正直血气方刚,急色也能谅解,偏偏要招惹拐骗大殿下身边的红人。
    窝边草它不香吗!
    秦瀚脸上又是拉了半分,“你个小羽子,闭上你的狗嘴。”
    小羽子不敢惹殿下,连忙听话的捂住嘴。
    “今天的事情给本王压死了,给那些宫女警告一下,不准让父皇他们知道。”
    “是,小羽子这便去安排。”
    ……
    秦沅汐一路忍着烦躁回了宫,随后俞萱然便战战兢兢到了跟前认错。
    相比较刚才的东宫,俞萱然是感觉这时的气氛更为压抑,也更让人心发寒。
    “俞萱然,你可记得你以前的保证,可知你现在已经背叛本宫了?”
    俞萱然倒是不曾想过上来就是这话,本来准备要求饶的话被噎了一下。
    “公主,我是打算要把消息告诉您的,可是殿下……殿下说要寻个机会跟公主说……”
    不可否认她最先那次被秦沅汐留下致命的阴影,对于和秦瀚之间由强迫至自愿的感情,她起先是打算早些征求公主意见的。
    可秦瀚那个软弱太子,他偏要逼着她守口如瓶,等他去和大姐说。
    现在好了,俞萱然被坑惨了……
    秦沅汐怒不可遏,伸手在旁边的桌上大力拍下,“本宫暂且不言这事,你可还记得前日后院,本宫问你去做什么了?”
    “我……我不记得了……”
    俞萱然已经在努力去回忆了,可偏偏被气势吓住的她脑子有些短路。
    梓芸:“……”
    说句不好听的,秦沅汐鼻子都气歪了,气得差点没把牙齿磕掉。
    “本宫问你做甚,你说你是去尚书府照护老母亲去了!”
    秦沅汐几乎是吼出来的。
    滔天的火气好似融化了桌前窗棱的冰花,让那天间的飞雪不敢触碰。
    她真恨不得上前掀开这人的头颅,看看里边装的是什么浆糊。
    不记得还回那么快?不知道先想想,当真她没脾气不敢打骂宫女不成?
    被这一提醒,意识到当天自己的态度,俞萱然一张脸上惨白。
    “我…我记起来了,”
    她是说自己回家去了,还是拿俞夫人做借口。
    可问题是她根本没有出宫,更别说回家了,那天她搁东宫和太子殿下亲密呢!
    还想起自己当时无所谓的态度,俞萱然瞬间慌不择言。
    而那天,是秦沅汐永远的恨。
    她保证这辈子都没见那般欺辱自己的贱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