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天下三 > 天下三 第二卷 巴蜀篇 第五十章 祸首伏法

第五十章 祸首伏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演武堂内,段天琪听闻婉灵的提醒后,他毫不犹豫上前一步道:“啊,大胆狐妖,你杀害玉若,现在又附身于南宫夫人,前来诓骗我?这次,我一定要杀了你,为那些枉死的少女复仇!”
    闻言南宫夫人一声娇笑不再掩饰,“小哥哥,你怎么这么聪明,我好喜欢你啊!”说罢,狐妖附身的南宫夫人朝着段天琪走来,段天琪施展“鬼神震”攻向狐妖,两人陷入了激斗之中。
    这次不知为何颇为顺利,段天琪很轻易地将狐妖从南宫夫人身上赶走了,狐妖逃走之后,南宫夫人单手扶头道:“头好晕……”段天琪示意南宫夫人先行歇息片刻。
    盏茶功夫后,南宫夫人缓过神来,她面带愧疚道:“都是我教子无方……我只有这么一个独子,所以一直对他百依百顺,我本以为他搜罗少女不过是少年气盛贪恋女色,没想到他同狐妖为伍,我劝他回头,他竟让狐妖附在我身上……”说着说着,南宫夫人只觉一阵悲苦,泫然欲泣。
    南宫夫人深吸了几口气稳定住情绪,然后开口道:“逆子犯下滔天大罪,我定会据实禀明夫君,忍痛处置他以维护大荒演武堂的声名!只可怜那些无辜少女蒙冤惨死……我刚刚脱离狐妖附身,身体孱弱,请问,你能否代替我去演武堂后的竹林里种一颗常青树,聊表我对那些少女的悔过之心……”
    段天琪应允后走出院子,来到了演武堂后的竹林里。竹林中有几堆沃土,段天琪拿出南宫夫人赠予的常青树苗,选了一堆沃土把树苗埋了进去。段天琪埋到一半时,忽觉背后一阵阴风,段天琪连忙跳开,只见一名黑衣刺客站在段天琪刚才的位置,手持双刀,要不是段天琪反应快,可能这双刀已经砍在身上了,段天琪吓出一声冷汗。
    段天琪含怒质问着刺客的身份,这名刺客也不言语,抬手便朝段天琪攻去,段天琪被迫应战,这刺客实力不算太强,但他似乎是一名死士,进攻起来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段天琪和其纠缠了很久后方才将其斩杀,他则是受了些轻伤。段天琪心中暗道:这刺客怎么知道我的位置?莫非是南宫夫人在暗中指使?若真如此,南宫夫人的演技着实了得,亏得刚才自己还以为南宫夫人是个心地善良之人。
    段天琪继续埋完常青树苗后,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了佛堂中。南宫夫人看到段天琪后吃惊道:“啊……你怎么回来了……”
    看来果然是南宫夫人所为,段天琪气愤道:“夫人,您身为名门正派的主母,竟做出偷袭暗害之事!原来,夫人您跟南宫拓、狐妖是一丘之貉!”
    南宫夫人忽地激动起来,“不……我狠狠骂过拓儿了!我也恨他勾结狐妖残害少女……可是,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我知道,夫君一向大公无私,如果他知道拓儿犯下此罪行,一定会大义灭亲的!我这个当娘的,怎么忍心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死去……这样吧,如果你答应缄口不言,我私人会给你一笔馈赠,我虽然积蓄不多,但好歹娘家还是带来了几件宝物,就送给你做封口费吧。”
    段天琪沉默不语,南宫夫人复又威胁道:“如果你不识抬举,也别怪我翻脸无情,以大荒演武堂的实力,要让你一个无名小卒消失在天地间,是很简单的事情。”
    段天琪一时之间陷入了矛盾之中:是与人为善还是坚持正义?神秘珍宝实在诱人,毕竟一个人对付整个大荒演武堂也没什么胜算,不如就答应了南宫夫人,还可求得自身富贵平安。但段天琪转念一想,南宫夫人并不值得信赖,刚才的死士就是例子,况且自己答应了南宫夫人的话,那自己和狐妖,南宫拓等人又有何分别?段天琪暗自揣度,虽然珍宝诱人,大荒演武堂的势力也很可怕,但人在江湖,自当义字当头,自己不能辜负玉若,徐翊臻等人。还有就是,段天琪本身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南宫夫人就这态度,还想让他放过南宫拓?
    念头至此,段天琪拒绝了南宫夫人的要求,南宫夫人面色一寒,“真是不知好歹啊……既然如此,只能撕破脸皮了。拓儿,我已经把所有的仆人支开了,你就在这里杀掉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要做的干净,不要被你父亲发现了!”
    看来南宫拓一直都在演武堂,周员武所说的不过是托词罢了,南宫夫人说完后一道明黄色的身影从佛堂的一角走了过来,正是南宫拓。南宫拓出来后也不多言,直接施展了“三阳真火诀”攻向段天琪,段天琪冷静应战。南宫拓进攻了数十息后奈何不了段天琪,南宫拓有些气恼道:“有两下子嘛!可惜我刚刚只拿出来三层功力!”
    段天琪正要凝神戒备,却听到南宫拓惊慌失措地结巴道:“啊……父亲……你怎么来了……”段天琪向门外看去,只见一名身材魁梧,赤裸上身的中年壮汉手持长斧走了进来,此人气势十足,不怒自威,正是大荒演武堂堂主南宫天鸣。
    南宫天鸣边走向南宫拓边呵斥道:“逆子,你勾结狐妖残害少女,该当何罪?”
    南宫夫人挡在南宫拓面前,她双手抓住南宫天鸣的臂膀想要拦住他,却被南宫天鸣一把推倒在地,南宫夫人涕泪俱下道:“老爷,求你开恩,拓儿年轻不懂事,我保证以后一定好好管束他,不让他再犯错。”南宫天鸣看了南宫夫人一眼,继续向南宫拓走去。
    南宫拓吓得慌忙跪倒在地,磕头求饶道:“父亲,孩儿错了……求父亲放孩儿一条生路吧……孩儿再也不敢了……”
    南宫天鸣蹲下用右手将南宫拓扶了起来,声音稍缓道:“孩子,你错的太深了,为父也无法包庇你……此生轮回后,来世再做个好人吧……”
    语毕,南宫天鸣一挥长斧,南宫拓身死,段天琪看的是瞠目结舌。一长斧挥完,南宫天鸣好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任由长斧掉落在地上,双手掩面,尔后南宫天鸣走出了佛堂。
    一刻钟后,一名护院将段天琪请到了演武堂外的空地上,这片空地临近悬崖,悬崖边的青竹林下有一亭子。南宫天鸣站在亭中道:“少侠,很抱歉,老夫教子无方,给江湖带来了劫难……老夫除逆子,只可平民愤,只可惜那些枉死的少女,却一个也回不来……”
    段天琪心思复杂道:“南宫天鸣大侠深明大义,南宫拓也为他的恶行付出了代价。只可惜,那残害少女的可恶狐妖依旧踪迹全无。我就去旁边的竹林里,为这些死去的姑娘点一盏明灯吧……让明灯遥寄哀思,告诉她们的魂灵,罪魁祸首南宫拓已经伏诛,请她们安息……”
    段天琪走到一旁点燃明灯后,他望着慢慢升空的明灯有些出神,南宫拓竟是如此死法,不过江雨珊,玉若,萧芊绫等人的魂灵应该可以安息了,慕容英飞,林誉昕,令狐村他们可能会离开演武堂吧。正思索间,一道声音传来:“你也是来祭奠那些枉死少女的?”
    段天琪扭头看去,却见那人似乎有些面熟。那人笑着打招呼道:“啊,段天琪,是你!记得吗,你刚来巴蜀时,我们曾在盐泉湖边相逢!”
    段天琪略微回想记起来了,他就是那名草庐中的江湖客,他再次自我介绍道:“在下蒙泊翼,很抱歉一直向你隐瞒着我的身份,其实我也是剑圣的随从,一路暗自观察来到巴蜀的江湖人,为剑圣选择元魂幻化之术传人。”
    “失敬失敬!”段天琪拱手行礼道。
    蒙泊翼笑道:“我看到了,你降伏夜叉王,在重重阻力中一路追寻江雨珊和玉若的下落,不顾自身安危,为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弱者拔剑,这就是侠的情怀!你知道吗,现在你的侠名已经传遍了潇隐村,剑圣也承认,你是个德艺双馨的侠客,可以将元魂幻化之奥妙传授于你。前方有位叫文轩华的剑客,他会用飞檐走壁之术送你去剑圣居。”
    段天琪和蒙泊翼闲叙几句后返回了南宫天鸣处,南宫天鸣对段天琪说道:“和犬子一起为非作歹的狐妖也是一大祸患。不能任其逍遥法外。此去不远,便是王朝军的巴蜀大营,还请少侠将此事告知王朝守军。”
    段天琪点头道:“理应如此。”聊过狐妖的问题后段天琪便告辞了,他准备前往剑圣居看看。演武堂向北,在经过一座石拱桥后有一山崖,远远看去山崖上重峦叠嶂,山崖右侧挂着一条银白色的瀑布,左侧长满了草木植物,橘黄色与翠绿色交相辉映,山崖上每隔一段都有一些稍大的岩块凸出,但这些岩块彼此之间相隔的宽度和高度都在四米以上,常人应是无法攀爬上去,剑圣居便是在这山崖之上。
    (活动时间:6月25日到6月27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