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危城之星 > 正文 第九章 那些年喜欢过的男生
    何赛也以为两人是第一次相逢,其实不是。
    在肖嘉言心目中,他算的上是她第一个暗恋的男生。
    在大学时被女生宿舍称为赛爷的他,曾经是多少女生心中的白月光,嗯,高冷的白月光。
    张爱玲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中“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致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粘在衣服上的一粒饭粒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原文说的是男人心里的女人,总有心中自己珍藏的白月光。
    淡雅清丽、皎洁清香,象是冰凉的高山之雪,像是树梢上够不着的月光。
    也不知为什么,大家一提起何赛也,便就是白月光先生。
    他比她高两级,她大一时,他大三。
    她还依稀记得迎新晚会上,舞台上的他,疏淡和高冷。黑色的幕布,但礼堂里的迷妹们掩饰不住的欢呼,甚至还有举着霓虹灯牌的追星族。
    什么叫灿若星辰,什么又叫疏若月光。大概这就是吧。五一甚至看不清舞台上清晰的五官,高且略偏瘦的他,只是简单穿了件白衬衣。只听他唱了一首《假如爱有天意》。
    假如爱有天意
    当天边那颗星出现
    你可知我又开始想念
    有多少爱恋只能遥遥相望
    ……
    就像月光洒向海面
    有多少爱恋今生无处安放
    冥冥中什么已改变
    月光如春风拂面”
    又冷淡,又撩人。
    原来如此,他最拿手的“月光洒向海面。”
    那一个晚上,肖嘉言便带着耳机,一遍遍听《假如爱有天意》
    少女时期的甜蜜爱情就在一瞬间一键启动。
    而这个摁下启动开关的人却不知道。
    后来肖嘉言特意去找了韩国电影《假如爱有天意》来看,到现在嘉言都还记得那最经典的镜头,就是孙艺珍主演的女儿梓希和尚民在雨中奔向图书馆的一个片段。尚民脱下外套举在头顶遮雨,护住梓希跑进图书馆的路程。甜蜜的音乐,女孩纤细的脚腕,哒哒哒哒的跑步声,哗啦哗啦的雨声。梓希可能希望图书馆永远也不要到达。
    嘉言也希望在某一个雨天,她心目中的恋人也会突然出现。
    美好的爱情故事,会把自己不自觉地代入。
    她那还没开始的暗恋。之前看到网络上有句话说“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白月光’”,也许真的是这样吧。。
    大学的时候,她会骑着自行车穿越在大中路上。两旁的乔木高大,阳光会穿过树叶,一点一点地照射在脸上身上,穿过马蹄湖,穿过敬业湖,和同学们去主楼上课,去学三食堂吃饭,休息的时候在宿舍里和一群正当年龄的女孩子刷电影,听音乐。也就是这样。日子不紧不慢,学业不慌不张,除了爱情刚萌了个芽,便就放在心底,成为了一个闭锁的秘密。远远地看着,偶尔在睡觉前想一想,在日记里隐晦地表达相思,或就是在言情小说中把自己和他代入进去的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