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洛家有女莫晚情深 > 正文 第九十一章 那是假的
    “哦,对了,我吩咐你做的事,你最好别给我耍什么花招,否则,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臣服……”
    萧竺被掐住了脖颈,力道越来越重,她面色苍白,眸子也染上了几分惊惧。
    女子一把甩开她,“听清楚了?”
    洛轻鸳房间里那只挂在窗边的鸟此时耷拉着脑袋,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而洛轻鸳就端坐在一旁的烛火下,烛火随着洛轻鸳的脸色忽明忽暗,她的手上还握着一张纸条。
    上面用墨水简练地写了一行小字:贴身保护永安王。
    洛轻鸳面无表情地将纸条放在烛火上燃烧殆尽,旁边的小鸟啾啾两声,被洛轻鸳用手拍了一个趋趔。
    “啾!啾!”
    “别吵!”
    洛轻鸳显然心情不太好,将烛火吹灭,倒头闷睡。
    “舒解,我炖了些汤,你趁热喝了吧。”
    “嗯。”
    “你最近似乎有些冷淡,是怎么了吗?”
    她问得小心翼翼,程舒解看书的动作一顿。
    “最近太忙,忽略姨娘了,您放那吧,待会凉些我再喝。”
    “那行,你趁热喝,凉了就不好喝了,那我就先走了,就不打扰你了。”
    “嗯。”
    程舒解看了看桌上的汤,吩咐侍卫:“去弄只猫来。”
    待侍卫将猫弄来的时候,桌上的汤早就已经凉了,程舒解将汤尽数给猫喝下,这才将猫还给侍卫。
    “大少爷,这猫……”
    “留着吧。”
    “是。”
    洛轻鸳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刚到学院,就见站在门口的两个人被众人包围着,看样子待着的时间也不短了。
    而那两个人,一个是云楚宸,另一个……是祁莫!
    洛轻鸳扶额,不自觉地弯了弯身子,想趁乱从人群溜过,就在只剩几步距离时,云楚宸眼尖发现了她。
    “洛轻鸳。”
    洛轻鸳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地起身。
    “云公子,王爷,好巧。”
    祁莫只是看着她,并不说话,云楚宸也是双手环胸,眼底有着戏谑。
    “你不好奇我们在干嘛?”
    “比武吗?”
    洛轻鸳见地上一片狼藉,也猜到了大概,可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两位兴致不错,不过也该上课了,不如你们下次再比?”
    “过来。”
    云楚宸开口。
    洛轻鸳想拒绝,在接触到云楚宸警告威胁的眼神时还是上前几步。
    “怎么了?”
    云楚宸含笑,拉着洛轻鸳的袖子,一把扯过。
    众人惊呼,看洛轻鸳两人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意味深长,这郡主到底跟云家公子什么关系?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拉拉扯扯。
    “走,正好我跟你一个班,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
    云楚宸拉着洛轻鸳,回了祁莫一个挑衅的目光,拉着洛轻鸳进了教堂。
    莫尹正在认真地看着书本,左手轻抬,洛轻鸳有一瞬间看到莫尹的左手好像有受伤的痕迹,再细看之下又被衣袖遮挡。
    这让洛轻鸳不由得多看了莫尹几眼,却被云楚宸拉着往后边走去。
    “你干嘛?”
    本来就心情不太好,一大早上又被云楚宸拉拉扯扯,洛轻鸳的脸更黑了。
    “你是我未婚妻,自然要跟我在一起,你说是吧?”
    “谁是你未婚妻?云楚宸你别乱叫,你想要未婚妻我给你介绍一个,再败坏我名声,我打死你!”
    “这不是你之前默认的吗?”
    “我呸,那是假的!”
    “那就把它变成真的。”云楚宸说着,一把抓住了洛轻鸳抬起的右手手腕,恰在此时,祁莫从门口进来。
    洛轻鸳感觉空气有些冷,侧头就看见祁莫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门口,正面无表情往他们这个方向走来。
    洛轻鸳:“……”
    完了完了,祁莫看起来心情不太好,她会不会被祁莫误认为是云楚宸的同谋,然后对她痛下杀手,然后在夜黑风高的夜晚,杀人埋尸或者弃尸荒野……
    呸!
    想到自己以后将要面临的悲惨生活,洛轻鸳顿时怒从心中起,又狠狠地打了云楚宸几下。
    不过在看到他裸露出来的皮肤一片青紫时,终究收了力道,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两人之间的打情骂俏。
    得罪谁都不能得罪祁莫,云楚宸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看看这满身的伤痕。
    都没来得及处理,一看就是刚刚附上去的,祁莫专挑显眼的地方打,伤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看到没有?这些、这些、还有这些,都是永安王打的,简直太狠了,你一定要离他远点。”
    “花满楼的婉儿,到底是不是你干的好事?”
    “……”
    “活该。”洛轻鸳冷哼。
    京城的某处宅院,突起大火,将空荡的宅院焚烧殆尽。
    皇帝命人彻查此事,却只在原本空荡的宅院发现了几具尸骨,此后,销声匿迹。
    皇上也开始察觉到了不对劲,开始在京城大量调集士兵,将众官员全部聚集,力求绝对清白。
    同时,学院所举行的女子选拔赛如期而至,第一可问皇上要一个赏赐,同时也是一个露脸的好机会,毕竟谁都喜欢有才又长得好看的姑娘。
    洛轻鸳进来不过几天,一个接着一个的比赛就让她猝不及防,同时心力憔悴。
    萧竺最近几日虽然没找她的麻烦,可每次洛轻鸳都能在她眼中感觉到强烈的恨意,这份恨意让洛轻鸳很是莫名其妙,同时有些反感。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毕竟谁也不知道她会什么时候跳出来咬你一口,这才是最难受的。
    而洛轻鸳与祁莫也仿佛陷入了僵局,洛轻鸳几次想找祁莫搭话,最后都成功败回,一次两次后,洛轻鸳也来了脾气。
    “你怎么又来了?”
    萧竺刚推开房门,就看到床沿上坐着一人,再次看到她,萧竺又想到了上次那扑面而来的窒息感,心里有些害怕。
    “有件事需要你去做。”
    “什么事?”
    “我要你想办法把最近那家空宅起火的事情,嫁祸到洛轻鸳身上。”
    “这怎么可能?”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这件事情你认了,要么就嫁祸给洛轻鸳,我只给你十天的时间,十天之后,若你不能成功将此事祸水东引,那么,我也只能让你来当这个替罪羊了。”
    “空宅起火的事情是你做的?”。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没有拒绝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