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农门悍女养娃攻略 > 正文 第310章
    “太爷,这定然是那安阳公府的老朽人恨死了我,因而才寻思到用这类法子陷害我的呀,妾身是个啥样的人,莫非太爷还不清晰嘛?”
    江太太跪在地下,捂住心口,满脸的给怀疑的悲疼欲绝。
    心目中言语万仟,此时仅是奇刷刷化作了泪水。
    若换成了平时,江父早便给江太太这一哭,便哭的没分寸。
    可是今日兴许是由于太过“惊喜”罢,脑子竟是分外的清晰。
    “你究竟是个啥样的人,大约我还真真的不清晰。”江父唇角带着一缕苦笑,觉的自个儿大约真真的眼瞎了罢。
    瞧着那些许证据,还有那老汉讲的那些许话时,江父整个身体日崩地裂不外如是,喜爱了这样多年的女子竟然是个毒妇?
    可是江父到底喜爱了江太太这样多年,并没一刹那间便全部信啦。
    还是那老汉讲,要他去跟江太太对质,江父在暗中观察便好。
    如果心虚,定然会露出马脚来的。
    江父浑浑噩噩的同意啦,可以耐寻思着要江太太自证清白,可是没料寻思到……
    那些许话,如今还回响在江父的耳边。、
    ——
    “你个老祸害不即是为银钱嘛?讲,要多少你才可以合上嘴?”
    “人不为己日诛地灭,起先本即是我跟太爷先相爱的,我们是真爱!”
    “太爷是不会晓得的,他咋可能会晓得?我是决对不会要他晓得的。”
    “你亦是粟家的人,莫非欲要瞧着雪林过的不好?唯有要太爷觉得雪林是他的女儿,雪林才可以过的好呀,莫非你不理解我的苦心嘛?”
    “讲啥红杏出墙?太爷心目中的那人本即是我,我心目中的那人亦是太爷!”
    想起自个儿为粟雪林作过的那些许事儿,江父心目中便出奇的忿怒。
    扪心自问,便是粟雪林不是自个儿的亲生女儿,为着自个儿喜爱的女子,他亦是不会亏待粟雪林的,可是独独……她们却选择了一种最是伤害他的法子。
    作这些许事儿时,可分毫考虑过她的感受?
    “太爷!”江太太尖喊一下,委顿在地,面容愁苦,带着惶惶之色。
    她万万没料寻思到,江父会讲出这般一句来。
    她比起江父自个儿还要了解江父,这般讲话,便是代表着江父已然信了那老汉的讲辞啦。
    自个儿即便再多言多少,便亦不可能一点疙瘩全都没。
    只是江太太究竟是江太太,修行的道行够深,非常快便转变了情绪,跪坐到地下边容凄苦,眼睛中泛着泪水:“太爷,你只晓得我的恶毒,可又曾了解过我为何会如此嘛?”
    如今再是狡辩,亦是无用啦,只会多添厌憎。
    反且不如另辟蹊径,终归俩人还是有感情的。
    准确的讲,江父对自个儿的感情,还是非常深厚的。
    江父勉强一笑,一双眸炯亮非常,“便是有万仟委曲,你亦不可以出手杀人呀?”
    如今江父的心目中,是啥想法感受全都有,乱的不能。
    他最是近这些许日子亦有想过,兴许这女人不如自个儿想象中的那般好,可是一寻思到在嫁给自个儿先前她过的日子,他亦即觉的可以理解啦。
    可是他可以理解的范围,从来便不包括杀人呀!
    再多的由头,亦是讲只是去的。
    “讲句诛心的话,太爷这类大人老是讲忠郡爱国,可是莫非历朝历代,便没谋反的大臣了嘛?莫非谋反的大臣便全都是错的?太爷饱读诗书,莫非不曾听过官逼民反这肆个字?这肆个字的情景意思,恰恰可以阐释起先妾身的所作所为呀。”
    江太太哭的忧伤,更是是膝行几步,到了江父的脚底下,泪眼蒙眬的抬眼仰盯着脸前的男人,哽咽的问:“多年情感全都是假的不成?莫非太爷全都不给妾身一个分辨的机会?”
    瞧着脸前的女子,勾起了江父心目中些许久远的回忆,瞧着喜爱的女子如此狼狈,江父的心目中亦不好受,叹了一口气儿儿:“那你讲罢,这究竟是怎一回事儿?”
    听完了旁人的版本,亦是应当听过她是如何讲的。
    江父在心中这般劝解着自个儿。
    江太太抽噎停止,一手捂住心口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儿来,眉目宛约好像回忆起啥美好的事儿来。
    “起先跟太爷相遇相爱,我从未后悔,仅是可惜……我们有缘无分,在太爷另娶以后,我便亦听从爹妈的安排,嫁给了粟秀才。太爷可曾听闻一句?”江太太的眼因方才哭过,氤氲着水光,亮极啦,“贫贱夫妇佰事儿哀,即便一开始我是寻思好生过日子的,可是……那粟秀才每日只晓得读书,家中艰难,只可以倚靠着我刺绣换些许银钱来,并且……”
    江太太停顿的非常巧妙,一刹那间便捉住了江父的好奇心。
    原先江父便喜爱江太太,如今心中乱非常,虽然怀疑江太太,可亦还是有着感情的,听着这儿便是禁不住立即追问了句:“并且啥?莫非他对你不好?”
    “若他对我真真的好,当年我又怎会?我莫非不晓得我那般作是红杏出墙,是应当浸猪笼的?仅是……”讲到忧伤处,江太太再亦禁不住啦,哭的凄惨,泪水簌簌落下,端喊一个可怜,“有一日我梦见了没成亲先前跟太爷相处的日子,竟在睡梦中喊了太爷的名儿,独独喊他听了去……从此往后便是拳打脚踹,日日折辱,我……”
    江太太哭的忧伤,神态绝望,垂头低泣,几乎背过气儿去。
    江父心目中大恸。
    虽讲对一个男人而言,自个儿的妻子在睡梦中念及着其它的男人的名儿是奇耻大辱,可如果这女人换成了江太太,念及着的是自个儿的名儿,这……此是对自个儿多深的情义呀!
    霎时,江父便感动到无以复加,扶起江太太来,为她擦拭泪水:“我晓得你受了委曲,可是你亦不可以杀人呀。”
    江太太心目中翻了个白眼儿,咋还未忽悠过去?
    只是想起当年的忧伤事儿,江太太心目中确实有些许忧伤。
    “倘若可以,我又何尝乐意杀人呢?这世间又有谁,是存心欲要杀人呢?”江太太椎心泣血,表示自个儿的无辜,“我一个闺阁妇人,哪儿来的那样大的胆量杀人?所有只是是为自保而已呀。”
    “你此话是啥意思?莫非那粟秀才居然欲要杀掉你?”
    江父大吃一惊。
    莫非便由于自个儿的妻子在睡梦中叫了一声其它的男人的名儿,这粟秀才即要杀人嘛?
    实际上江父亦理解粟秀才对她的态度,换成任何一个男人全都是受不了的,可是究竟如今脸前这女人是他喜爱了这样多年的,心目中便难免会有偏颇。
    人即是这般,啥时候全都是偏心的。
    “他每回全都名落孙山,却觉的旁人可以中举,那是由于旁人送了礼的缘故,而家中,又哪儿有钱给旁人送礼呢?”
    想起以往的噩梦,江太太如坠冰窖,整个身体心底全都是不好的,“旁人送礼,不外乎金银谐美人儿。他没金银,可却有……”
    合上眼,那屈辱的词汇还是从嘴里吐出,“他有个上司,好。”
    即便她嫁给了粟秀才以后心目中还寻思着江父,乃至俩人有过苟且,可那亦不代表她是个多么放荡的女子。
    跟江父那一回,亦只是是情之所至,意乱情迷,到底是自个儿喜爱了多小少年的男人,有那样一回,亦在情理当中,可是……
    那粟秀才竟然想把她送给其它的男人,便为他所谓的前程!
    “我虽然嫁给了他,可是心目中却是你,因而我自觉对不住他,即便是拳打脚踹,我亦忍耐下,可是他却要把我送给他的上司,这如何使的?他可曾頋虑过我跟雪林半分?”
    江太太泪如雨下,江父则是勃然大怒,心目中更是是无比起怜惜。
    “那粟秀才欺人太甚,真真是罔为读书人!”
    江父是万万没料寻思到,这其中还有这等隐情的。
    如此屈辱之下,为自个儿,为粟雪林,她怒极杀掉粟秀才,亦是情有可原的。
    见江父态度逐渐软化,江太太乘胜追击,扑在江父怀中,哭的是肝肠寸断,“我晓得,我不应当杀人,我晓得我不应当欺骗太爷,不应当瞒着太爷,可是这些许往事儿,要我如何讲的出口?唔唔唔……仟错万错全都是我的错,这所有跟雪林没任何的关系,那小孩自小便瞧着我给她父亲侮辱打骂,心中……比起不的旁人,万望太爷怜惜一贰,至于妾身……”
    江太太抬起一张满满是泪痕的面庞来,虽已不再年青,却风韵犹存,那盯着你的目光好像你是她溺毙在水中时,出现的救命稻草,“妾身自知罪孽深重,怕是这事儿安阳公府亦已然知晓啦,妾身不想拖累太爷,连累小孩们,太爷这便把妾身送到大理寺去罢。仅是到了那阴曹地府,妾身亦是万万不会吃那孟婆汤的,不入那轮回道,在那桥脑袋上等着太爷……”
    万分柔情,深情似海,一时当中要江父感动的无以复加。
    握着江太太的手掌,江父流下了深情的泪水,“你不要这般讲,你是那可怜的,受了如此委曲怎还可以去那大牢呢?”
    “可是那老汉可以来到帝都,定然是安阳公府出了气儿力的,太爷如果不把妾身送去大理寺,届时太爷如何自处?妾身再嫁之身,可以的太爷拾多年的垂爱,已然是幸甚啦,妾不肯连累太爷呀……”
    一通深情,发自肺腑,那真挚的目光,那动人的话语,要江父再亦忍耐不住,把江太太搂入怀中,给了承诺。
    “你安心,即便拼尽所有,我亦定然不会要你去那大牢的。”
    江父目光坚定,好像可觉得这通真爱付出所有。
    江太太哭的累极啦,只是目的亦达到啦,慢慢地松了一口气儿儿。
    这些许往事儿,亦并非全是她编造的,只是亦不全是实情即是啦。
    真真假假,才喊人难以分辨呢。
    况且时隔多年,即便是安阳公府,怕是亦不可以查的一清贰楚罢?
    期望这事儿到此为止,江太太是再亦不敢招惹江圆月啦。
    她如今只寻思好生地过日子,给雪林找寻个倚靠谱的好人家嫁啦,还有儿子女儿的亲事儿……
    “太爷……”
    江太太倚靠在江父的怀中,倚赖的像一个小小孩一般,“仟万不要为我折腰,不值的的……”
    盈盈泪水,沾湿了睫毛,更是显的楚楚可怜啦。
    江太太是一个非常貌美的女子,是那类柔弱美,而她亦非常清晰自个儿的优势,因而不断地把自个儿的优势扩大,即使已然这年岁啦,亦不惹人厌烦。
    她非常清晰的,每个年岁的哭法全都要么一般,否则你肆拾了还跟一个拾捌岁的小娘子一般撒娇的哭,那才是辣眼,适的其反呢。
    在哭之一道,江太太多年未逢一败。
    自然啦,那亦的有那捧场的江父,否则你即便跟孟姜女一般把长城哭倒了亦是没用的。
    “不许你这般讲自个儿。”江父斥责了句,“在我眼睛中,你便是仟好万好的。”
    “可是安阳公府那边……”
    江太太期期艾艾的瞧着江父,满脸的纠结,既欲要好生地活着,又不想为难江父的模样。
    江父瞧着心目中心痛的同时,又不免对安阳公府非常不满。
    闲着没事儿去查这些许事儿干嘛?
    仗势欺人嘛?
    自然啦,旁人他是不敢记恨的,这份怨恨自然而然是又落在了江圆月的身体上。
    江圆月实在即是万年背锅侠。
    “安心罢,我去跟圆月讲。”
    “太爷亦别为难圆月了罢,圆月虽然是安阳公太太,可是究竟亦不可以跟婆母对着干呀。”
    不晓得的还觉得是亲母女的,这般为着江圆月考虑。
    江父却是含着怒气儿讲了句:“若非为着她,那黎小莞怎会刁难你?究其压根,还是在那妮子身体上,她好赖亦是安阳公太太,莫非这点主全都作不啦?我是她亲生父亲,求她一回她敢不同意?”
    江太太觉的还真真的敢,可是如今她全部期望皆全都在这上边,自然而然是不会打破除的,万分期望江圆月可以同意了江父。
    “父亲,我是拣来的嘛?”江圆月这般问江父。
    她觉得,在父亲晓得了所有以后,即便不会对江太太如何,可亦不会跟先前那般那般不讲道理的宠着了罢?
    可是如今她听着了啥?
    父亲竟然来要求她,去找寻婆母,要婆母不可以拿江太太杀人的事儿作文章?顶好还帮着抹平了痕迹?
    父亲究竟是如何想的?还是觉的她是个蠢货?
    “你此话是啥意思?莫非是你飞黄腾达啦,便不想认我这父亲啦?”
    江父不悦的呵斥了句。
    这样多年来,对着江圆月如此态度,早即成了习惯啦。
    直至如今,江父亦不觉的自个儿的态度有啥不对的,由于这样多年啦,全都是这般过来的呀。
    江圆月惨然一笑:“父亲,自我小产后,你可曾有过内疚?可曾关怀过我,即使仅是送来些许补品,还是关怀一句?我还觉得父亲是来问一下我的状况呢……”
    江圆月觉的自个儿实在即是一个笑话,竟然还对江父心存幻想,觉得是江父良心发觉啦,来关怀她的呢。
    结果……
    真相永永远远是这般的残酷。
    居然是为江太太来的。
    父亲凭啥觉得她会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