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玄幻奇幻 > 铜胎掐丝珐琅锻造锤 > 正文 215 点歌姬社爆
    炮身猛得后座,半自动楔式炮闩吐出了药筒,撞在一块挡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然后落进了炮塔底座里的一个通道,撞开一扇外开活门,落到了甲板上。
    早已准备就绪的两个装填手手里捏着从身边放着5发炮弹的置弹平板上取下的炮弹,轻轻一推就送进了炮膛,装填完毕后他们拍了拍炮长的肩膀,炮长果断再次踏下了激发踏板!
    管退速射炮自动装弹机的可靠性问题还没有解决,送弹只能采用人肉装填——美帝21世纪了还在用黑叔叔装填手搬120,两个骑士侍从装55炮能有什么压力?
    三发射击飞快的完成了,换气扇响起,把带着海水味道的新鲜空气从头顶泵了进来。炮长仍然眯着一只眼紧贴着机械瞄具,艰难的跟踪着那个远处的影子。
    “打中了吗?”
    炮手们早已经忍耐不住,炮长举起一只手,示意他们安静,依然在努力的观察着,他强忍着眨眼的冲动,终于如愿以偿得看到,从那条小船身边,忽然腾起了一串水柱!
    “跨射!唉,我们瞄准没问题,但是没打中。运气不好。”
    他有些遗憾的说着,但是依然没有离开他的瞄具。
    连成一串的水柱又腾起了几次,终于,敌方首船上的护盾光亮一闪,如同一个气泡一样被捅碎了!明亮的火球腾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喊,接二连三的火球就在那艘船上亮了起来!
    “打中了!打中了!”
    炮长凑在瞄准镜上大声喊道,炮塔里发出了如同开火一般的欢呼声!
    波鲁站在舰桥上看着那条船猛地一顿,随后渐渐停了下来,变成了一个在海上漂浮的火球,隐约还能看见有人从船上往下跳!他激动地拍下了广播按钮:
    “打的好!转移火力到第二艘大船!接下来由1号炮塔选择目标,跟着他打!”
    松开了按钮,波鲁呼吸了两下平复一下心情,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撇了撇嘴:“对面造船的这个人完全不行啊,这次的护盾这么脆,一敲就碎掉,难道是直接拉皮?表面积和功率的关系都没搞对。”
    “那还不好,人家威胁不到我们你该开心才对。”
    朱伊薇无所谓的回了一句。
    “按照上次他们那个狠劲儿,我还以为他们怎么也能冲进近防炮射程的。”
    虽然敌人隔着远远的就被打死了是很完美,但是造出来的东西一直用不上也是个遗憾。波鲁不用去听都知道四月雨炮塔上的好战分子们肯定正在骂娘!
    伴随着火炮的轰鸣,又一艘大船在集火射击下被炸成了海面上燃烧的火炬!
    “讲真,他们这个船为什么一打就着火?我这个只是普通炮弹而已,肯定不是炮弹的问题。但是这俩都只是失去战斗力,没有沉啊。”
    波鲁有些遗憾:“55炮洗上层倒是快,但是这个毁伤力度,想要打沉只怕是要大量浪费炮弹去凿水线了。果然大口径还是得造起来啊。”
    “那你想要怎么样?一发砸成碎片吗?未免有些浪费了吧?”
    已经换了一套衣服,但是头发依然湿漉漉的莱昂纳多从正常通道走进了舰桥。
    “波莱希特,右转舵,后齐射角度,保持这个距离,就这么吊着他们打。”
    说完波鲁转过身来,对满脸都是兴奋的莱昂纳多说:
    “团长辛苦了……你怎么这么高兴的样子?”
    “嘿,这次可真的是刺激,我很久没有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了。那种冰山当面塌下来的感觉,还有被大浪追着的感觉,我都以为我回不来了!”
    “损失怎么样?”
    “要不是你一直强调底仓进出一定要关水密门,我看我们从浪头上拍下去就上不来了!人都揪回来了。伤的不少,断了两条腿,磕掉了不少门牙,都是小事。就是我的交通艇报销了,全灌了水。还丢了两把雪崩。啧,浪太大了,抓住了人实在没有功夫抓。机枪没事,已经拆下来,在保养了。”
    “人没大事就好,那些东西都无所谓。”
    从那样的大浪里活下来,生活还能自理就算没大事。
    莱昂纳多也来到了窗户旁,他看着黛朵号拖着刀,5个炮塔对追上来的大船轮射点名,过了一会儿他就感觉有些无聊了:
    “你的战术就是靠武器优势这么压着打?”
    “不然呢,团长你手里有霰弹枪,还会傻乎乎和人拼刀子吗?”
    “不会,但是你这个打法给人的感觉怎么说呢,怎么这么猥琐?”
    “拖刀点歌就能赢,有什么必要去肉搏呢?”
    波鲁耸了耸肩。
    黛多号掌握了完全的主动,被黛朵号吊着锤的那一方完全是另外一种感受。
    看着身前最后一条大船猛地腾起火焰,渐渐停在海面上,浑身刺青的光头男人伸出手,抓住一个穿着脏兮兮的炼金术士长袍的人的脖子,把他悬空揪到了自己面前:
    “蠢货!你造的船已经被人家轻轻松松摧毁一半了!你说说,你这个船除了浪费材料起到了什么作用?快?哪里快?人家保持着这个距离,追得上吗?魔法飞弹攻击?妈的,你够的着么!”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扇了那个可怜人两下,打得他满脸都是血。
    那人吱吱呜呜的还在辩解什么:“这么大的船,不用风帆到这个速度已经很……啊!”
    光头男人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几颗牙在甲板上蹦蹦跳跳。仿佛还不解恨,他狠狠的骂道:“看看人家的船!隔着那么远吊着你锤,还掩护跳帮?靠什么掩护?跳什么帮?这个一敲就碎的护盾吗?然后从自己的帮上往海里跳?去你娘的!”
    他用力把已经被捏的翻起了白眼的炼金术士掼在了甲板上,高喊一声:“全部上跳板!!放弃大船!按老规矩,全部上!跳上去打!我带头!看我的旗帜!全部杀光!”
    一面血色的骷髅旗升上了桅杆,这一变化同时引来了双方的注意。
    “勇气可嘉!”
    波鲁点了点头,他再次接过了炮塔指挥权:“所有炮塔,瞄准那艘升起了骷髅旗的大船!一号炮塔引导射击,瞄准好了就打!”
    忽然间,波鲁注意到那条大船上的人纷纷抱着什么奇怪的东西,在被攻击前猛然跳下了海面!
    “什么情况,刚刚还挂出这么嚣张的旗帜,这就跳海了?”
    他转过身来,看着舰桥里的诸位:“不会这么狂野的旗帜,其实是投降的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