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 > 正文 第185章 原来如此
    楚才良盘坐在临窗暖炕上,悠哉的翻了一页书,:“去告诉三小姐,让她处置便是。”
    丫头苦着脸:“三小姐就在正堂里呢,是孙姨娘、五小姐和梦莹姑娘三个人打起来了,想是三小姐也管不住。”
    楚才良听了先轻嗤了一声。他就没见过楚君澜压不住的事。
    可是转念一想,眼下他都没进项多日了,府里的下人虽能裁的都裁了,生活上能剩的也都在俭省,但只花销,没进账,日子依旧过的没指望,将来他恐怕要完全指望着楚华庭与楚君澜。
    如此好的表现机会,他不该放过。
    思及此,楚才良立即丢开书赶往正堂,一进门,正看到楚梦莹和孙姨娘、楚云娇、丫鬟红芬拧在了一处,屋内乱的不成样子。
    楚才良眉头跳了跳,高声呵斥:“你们反了!”
    平地惊雷,几人唬了一跳,立即住了手。孙姨娘看向楚才良,意识到自己必定仪态不整,先是一阵尴尬,随后便又捂着脸哭诉起来:“老爷,婢妾不活了!他们这是,这是铆足了劲欺负我们母女啊!”
    孙姨娘跪在地上,哭的楚楚可怜。
    楚才良不耐烦的绕过她,楚君澜起身行礼:“父亲,坐。”将自己的位置让了出来。
    楚才良心里熨帖,端坐后也不看其他人,只温和的问楚君澜:“澜姐儿,怎么回事?”
    楚君澜笑了笑:“惊动了父亲,着实不应该。其实是今日五妹妹与梦莹姑娘发生一些口角时,提到了当初纵火的事。我便将人都叫来一起问一问。梦莹姑娘原打算说了,可孙姨娘他们又闹起来。”
    楚才良当即黑沉下脸来,蹙眉瞪了孙姨娘一眼:“再不准多说,否则先将你这泼妇关起来!”转而去训斥楚梦莹,“你还不说?”
    楚梦莹抽噎着道:“是,女儿要说的的确是关于三小姐木僵之时院子失火的事情。”
    孙姨娘脸色惨白,抓着心口的衣襟想再闹,但楚才良杵在这里,她若表现的太过反而隐忍怀疑。
    楚梦莹擦了擦泪,口齿清晰的道:“其实此事与大少爷的眼睛有关。”
    此话一出,屋内当即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楚梦莹。
    楚君澜的眼睛也眯了起来:“为何?”
    楚梦莹道:“那时候,王姨娘听说孙姨娘娘家人给她送来了一坛好酒,孙姨娘得意的很,王姨娘想问她讨要一点,她却不肯给,想来是想留着这酒与老爷一起吃的,王姨娘私下里吩咐人,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将那坛酒给偷了过来。”
    楚梦莹低着头,面上有些尴尬,但依旧在道:“我也成劝说姨娘,不过是一坛酒罢了,没的将自己变成了偷儿,可姨娘不肯听我的,也只好作罢了。后来,大少爷秋闱高中,老爷吩咐办宴庆祝,王姨娘就将那个酒水给拿出来了。因酒并不多,也只是主要的几个人分到的多些。后来姨娘私下里告诉我,说那酒可能动了手脚,有……有助兴的作用。”
    楚才良立即就想起了那天夜里自己与王姨娘如何颠鸾倒凤,老脸有几分发热,恶狠狠的瞪了孙姨娘一眼。
    楚梦莹继续道:“可是后来,大少爷的眼睛就盲了。那天大家吃的喝的都一样,与大少爷一起吃了一样的酒的人也不少,偏只有大少爷忽然盲了。王姨娘私下里调查久,就分析出一个可能,会不会是大少爷原本就有什么旧疾,吃了那加了料的酒给引发出来了。
    “王姨娘便去找了孙姨娘,质问她此事。孙姨娘也觉得可能是因此才害的大少爷瞎了眼睛,就跪求王姨娘不要将此事说出去。
    “王姨娘拿住了孙姨娘这个把柄,后来想除掉三小姐,就以此要挟孙姨娘去纵火。孙姨娘答应了,后来的事,老爷、三小姐就都知道了。”
    楚梦莹低着头:“王姨娘做的事,我原不赞同,但她是我生母,我没有办法,况且当时我们的日子过的也的确是好,我被安稳的日子眯了眼,并没有思考很多。但是我今日,说的都是实话。”
    楚君澜牙关紧咬,原来如此。
    当初为大哥解毒时,她便对那毒十分疑惑,那毒性明显是被催发出来的。
    依楚梦莹的说法,酒水之中只有助兴的成分,并不能造成大哥的眼盲,是以,大哥必定是在别处中了毒,又吃了这种酒,二者相加才造成后来的后果。
    楚才良咬牙切齿的看向孙姨娘:“好你个孙茂春!你平日里到底给我吃了多少这种东西!你害的庭哥儿眼盲,还想烧死澜姐儿!你好歹毒的心肠!”
    “老爷!这,这不过是巧合罢了,再说我也没纵火啊,是梦莹姑娘撒谎!我没有纵火!对,一定是芷兰,是芷兰被王玉清那贱人收买!”
    “孙姨娘,你这话就不亏心吗?”楚梦莹沉声道,“当时你与王姨娘说话时,我与红芬都在场,你身边的芷兰和桃红也都在,虽然王姨娘和芷兰已经不在了,但我和红芬、桃红还都活着!芷兰想来便是你安排去纵火的人,事成后却被你灭了口,你眼下不承认,难道不怕芷兰的回来找你报仇?”
    楚梦莹一番话,说的孙姨娘冷汗直流,眼神闪躲溃不成军。
    楚君澜道:“父亲,女儿想吩咐人去接孙姨娘娘家的人来,仔细问问那坛子救。”
    楚才良原本一心钻营,很少放心思在家中,如今乍然听闻原来自己家的内宅还有如此腌臜复杂的事,早已被恶心到了,楚君澜提出要求,他想都没想便答应了。
    “好。你去差,我倒要看看孙茂春到底给我吃了多少这些玩意!”
    孙姨娘是良妾,是楚才良给了银子抬回来的,孙家借助楚才良,这些年过的虽算不得多富庶,却也衣食无忧。孙家二老早已故去,孙姨娘的弟弟孙同春在西街开了一个绸缎铺子。
    梁辉很容易便将孙同春夫妻二人都接了来。
    这些年来,楚家也没主动邀请过孙家人。今日乍然出了这事,且一进大堂就看到孙茂春跪在地上,头发散乱哭的抽抽噎噎的模样,孙同春与妻子曲氏就对视了一眼,觉得事情蹊跷。
    “姐夫。”孙同春笑容满面的行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