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云中瑶 > 正文 第九章 秘密
    出了辅国公府,荣宜犹豫了很久,还是回到了王府,敲响了王家的后门。之前她再低调,也是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王家之中,所有人都认识她,路上虽然碰到了一些人,好像对她的出现也不惊讶。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她就到了静园。踟蹰良久,荣宜都没敢敲响院门,直到李泊来找王谨修的时候,撞见了她。
    “小五公主,你是来找泽哥哥的吗?”李泊和她熟悉多了,上来直接牵住她的手将她往里带,“怎么不进去呢?”
    荣宜跟着他迈开了脚步,“小泊,我有件事情,不敢告诉阿泽,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荣宜很自然地将李泊当成一个平辈人一样,不像是和一个孩子说话。
    “泽哥哥那么疼你,无论怎样他都不会生气的。”李泊仰着头看着荣宜,“之前泽哥哥跟我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这都没什么的。重要的是这个秘密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你不要有心理负担,小五,这个秘密如果让你很累,你可以告诉泽哥哥帮你分担的。”
    “嗯,我明白了。”荣宜摸了摸李泊的脑袋,“你怎么那么好呀,怎么这么让人喜欢呢?”
    李泊有些害羞,转身大喊,“泽哥哥,小五公主来找你啦!”
    王谨修一出门,就看见一身素黄的荣宜被李泊拉着手,有些不好意思。他伸手招过李泊,“泊儿,你去房里读书,今日要学的内容我都给你标好了。好好看,稍后我要抽查的。”
    “好。”李泊进了房间,自觉地关上了门,给两人空间。
    “小五,怎么突然来了?瞧你这个装扮,像是偷跑出来一样。”王谨修本是打趣她一句,没想到荣宜点了点头承认了。
    “我的确是偷跑出来的。”
    “怎么了,可是宫中有什么事情,还是皇后娘娘怎么了?”
    荣宜摇了摇头,皇后闭门已有两月,外臣知道风声也不稀奇。“我,可能要借用纸笔,还需要你帮我带一封信。”
    “好。”王谨修什么都没问,将荣宜带到了寝房,给她拿来了纸笔,自己就又出去到书房中看李泊了。
    荣宜很快写完一封信,内容早在路上她犹豫的时候就想好了,只是如何让陈家知道是母后的信,还是有些难度。她问了辅国公,辅国公只说母后会托他在宫中的人,但是她确实不知道陈家宫中的人是谁。重新浏览了一封信,大体意思只是让他帮忙想办法阻止四皇子在后续的过程插手,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说的很隐晦,连老四都是用的代号,小雨。她犹豫了一下,最后在封面的一侧画了一面小旗子。
    王谨修拿到信封后挑了挑眉,虽然并不认识这面旗子的出处,但是他想了想,十有八九是郑家海疆军的旗子吧。荣宜抿了一下唇,“我想你,带给现任内阁首辅陈诫陈大人,他知道该交给谁。”
    “好。”
    “这些时日朝堂或有变动,正好王大人远离朝局,你也不怎么上朝,便能避就避,可好?”
    “好。”
    “还有,或许过些时日,我会称病不见人。你要放心,那时,我会在辅国公府。别找我,好吗?”
    “……好。”
    王谨修什么都不问,反而让荣宜鼻尖有些发酸,“阿泽,那我走了。”
    “好。”王谨修将信收到了怀中,对荣宜微笑了一下。
    荣宜不舍地走了两步,又转过头来扑向他,“阿泽,你信我,你等我。我知道,这不公平……”我不告诉你,我有我的理由的。
    “荣宜,别怕,我在呢。”王谨修拍了拍她,“勇敢往前走,在我身边永远都是你的家。”
    御书房内,在皇上召集完一众大臣商量完新年祭祀大典后,觉得没什么需要操心的了,刚想离开,面前一直不作声的辅国公突然下跪,请立太子,并将奏折和拟旨放到了皇上御案前。
    一时间,众位大臣都万分沉默,一片寂静的屋内只跪着辅国公一人。皇上低头看见了拟旨上的玉玺印章,才明白他们并不是请立,而是逼迫他立人。
    皇上抬头盯了易昌一会儿,突然笑了一下,摸着玉玺的章印,捻了捻手指,“辅国公,你,这是什么意思?”
    易昌跪立下首,恭恭敬敬地开口,“老臣请皇上立太子,昭告天下,以稳固我大景江山社稷。”
    “朕正值壮年,一众儿子也尚且年幼,此事何必现在就议?”
    “立太子不仅为继承国统,更重要的是稳固江山。早立太子,也可早让其他皇子明白君臣之道,更不会出现凉国众子夺嫡而引起的乱子……”
    皇上一拍桌子,打断了他的话。辅国公丝毫不怕,动都没动一下,依旧挺直地跪在地上,“请皇上三思。”
    身后有很少一部分大臣跪下附和,但大部分还是持观望态度,不知如何是好。三方开始僵持。
    皇上大喊了一声,“大胆!”正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三皇子荣宵从门外进来,“哟,这是干什么呢?你们呀,又惹得父皇生气了不是。”荣宵看似随意一站,却不经意挡在辅国公面前,“儿臣今日刚回来,马不停蹄赶来宫中见父皇,父皇看着儿臣有没有开心些?”
    “你……”皇上的话被他憋了回去,怒火也被强行压制,不知如何继续。一拍案,“这里正在商议正事,你给朕少插科打诨。”
    “父皇是天子,让父皇开心的事情难道不是大事?”
    “罢了,这件事情,改日再议。”皇上一甩袖子,拿起拟旨率先离开,拒绝了更多的骚乱。
    辅国公什么都没有说,像是早就料到了皇上的反应,他转身看了一眼门外,呼出了一口气。
    荣宵在皇上出门的那一刻便收了笑脸,环视了一圈周围,整个人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抬手将辅国公扶了起来,拍了拍他,什么都没问,先一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