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游戏竞技 > 限定月读二三事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新一天,日常校园生活的开端
    “裕……裕!那、那个,我能用这里的毛巾吗!”
    带土在进去了五分钟左右的时候有些闷闷地说。
    感冒了,声音听着闷也很正常。
    “……你等一下啊——”
    裕打开了另外那边的门,穿过浴室后,翻柜子找了一条之前看到过的新毛巾,回带土所在的浴室里敲了门。
    “这有一条新的毛巾,你用这个吧!”
    她冲着里边喊。
    “啊,好的……!”
    带土答应着。
    但裕等了一分钟左右门都没开。
    她不耐烦地又敲了敲门。
    “哇!”
    从浴室里边传来了滑倒的声音。
    “我开门了。”
    裕不为所动的打开了门,踩着有点滑的瓷砖地面把毛巾挂到了离淋浴器和浴缸有些远的地方。
    “你的衣服也有些发潮了,我先拿出去了,等会给你拿新的衣服换。”
    裕说着,路过摔倒的带土走出去了。
    还带上了门。
    “……”
    带土揉着自己的腿,哼哼唧唧地站了起来,龇牙咧嘴地回到了浴缸里泡着。
    他之前是淋了会浴以后进浴缸里试水温放水的,差不多要好了的时候,裕敲门了。
    他连忙先关掉了放水的按钮,扶着浴缸边要站起来,但浴缸底部也是很光滑的,他没站稳,好一会才爬出了浴缸。
    拖鞋是棉的,不能沾水,他之前就把拖鞋脱门边了,小心翼翼地集中着注意力往门口走的时候,裕忽然又敲起了门。
    吓得他又脚一滑。
    这次摔得特别实。
    他一边揉腿一边看,发现已经有些青了。
    会浴缸里了以后泡着热水,感觉更疼了。
    带土把脸低了一半进水池里,难过地吐着水泡泡。
    ……疼。
    -
    带土的衣服早上就已经湿得很彻底了,但上午也干得差不多了,中午回家可能没有换衣服,下午……异常兴奋的带土还出了不少汗,怎么说呢……
    是让裕想把这些扔进垃圾桶里的感觉。
    她嫌弃地把护目镜套件放到了洗手台上,找了个盆倒了些洗衣粉,就把带土的衣服扔进去泡着了。
    不过她也没打算帮忙洗。
    我又不是他爸。
    自己的事情自己去做。
    她也把那个被子拿了出去。
    在浴室里会变得很潮的。
    裕回自己的房间去翻衣柜了。
    自己虽然比同龄的孩子矮,但也不会差很多,小孩子身高长得很快,所以衣服大多都是很宽松的。
    她随便找了一套放在了浴室门口,和带土说了声就下楼找琳聊天了。
    希望他不会死在里边。
    -
    琳和真黑在聊天,裕不知道她们聊了些什么,不过感觉相处得很好。
    她听着听着也慢慢地加入了话题中。
    半个小时后,带土换上了裕的新衣,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来到了客厅里。
    “你的衣服我都泡起来了,你自己去洗。”
    裕无情地把带土推离了自己二人一豹的守备范围内。
    “喔……”
    带土噘着嘴吧转身又跑回了楼上。
    -
    带土努力地洗完自己的衣服晾起来后,裕给琳也找了一套睡衣,让她过去洗澡了。
    为了避免琳被吓到,她就没凑过去。
    又一个小时后,洗完澡的琳下楼和裕与带土道了晚安,给真黑一个拥抱后就上楼睡觉了。
    到小孩子的休息时间了。
    裕和真黑去隔壁找了枕头和被子,扔给了带土一个枕头,自己则是把从檜那边拐来的被子抱在了怀里。
    带土有之前的那个小被子盖。
    感觉到自己在被照顾的带土默默地缩在了沙发上,裕关掉客厅里的灯以后就窝进了趴在远处的真黑怀里,抖开被子后直接往真黑身上躺。
    ——家里有这样的一个生物,何愁没床睡?
    裕在带土时不时抽擤鼻涕的声音里睡着了。
    只要心够大,就算有人敲锣打鼓自己也能睡着。
    -
    一夜相安无事。
    裕是被琳叫醒的。
    “早上好,你的哥哥已经在做早饭了,让我来叫你起床……”
    琳对了对手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谢谢你的衣服啦,早上我也已经洗过晾着了……”
    裕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看向沙发。
    带土也已经换好自己的衣服了,不过还是有些感冒的样子。
    ——似乎是为了防止再打喷嚏,他往两个鼻子里都塞了纸,呼吸全靠张着的嘴。
    像个小哈巴狗。
    不过还是缩在沙发上坐着,没靠近她们这边。
    三人洗漱过后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早餐,被看上去很困的檜目送出了家门。
    真黑有些担心他,就没让他去送裕,而是自己跟在了三个小孩后边。
    带土说自己认识路,所以裕就让他在自己和琳身前五米左右带路了。
    一直到都不用真黑出面就到了学校以后,裕才发现带土说认识路并不是在骗自己的。
    她对忍校带土的印象就是蠢萌蠢萌、总是在逞强嘴硬的。
    “那你知道从这里往我家怎么走吗?”
    裕看到真黑从房顶上回去了以后,忽然开口问。
    “……啊?”
    带土懵了。
    然后他发现他记不起来了。
    “……上课要好好听讲,不然你要凭什么去追求琳啊?”
    裕以和带土再聊会的理由让琳先进了教学楼,自己拉着带土在没人的地方试图让带土正常……不,认真点。
    “!你你你你你在说什么啊!我……我……怎么可能……”
    带土的脸唰地就红了,连忙摆手表示自己不是那样。
    但反驳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琳是个蛮不错的女孩的,不过我没什么想法,只想和你们当朋友……你不要总是因为我和她说话就情绪激动……上课总是回头在看我们,你以为我注意不到吗?很烦人的。”
    裕翻了个白眼。
    上课的时候就算是在面向前方,不论是后边的谁在看她,她都能注意到。
    裕忍耐着,没让自己拍着桌子回头喊‘你看什么看’了。
    更别提前排一眼就能看到的带土了。
    虽然装作追求琳的话也会激起带土的斗志,但一直被注意也真的很烦。
    “你不用说了,我明白,虽然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但有什么想问的话……你可以来找我,没事就别来。”
    裕拍拍他的肩膀,溜溜达达地绕进了教学楼里。
    她回到班里后的五分钟左右,带土捂着脸也回到了教室里。
    老师在他之后进来了,看他准时到了还有点小惊讶。
    “现在开始上课,今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