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南宋风烟路 > 《南宋风烟路》 第1689章 贵胄草莽,莫不荣枯(1)
    针对林阡发动的“群狼扑虎”由于不合时宜而搬石砸脚,两年前黄掴尝到的苦果,两年后李全也体验到了个中滋味,不禁要问,究竟何时才是那“时宜”?
    此情此境,再不拼,李全两年来的辛苦筹谋就一场空。本已策划充分的诛林大戏,怎能还没揭幕就谢幕?!
    失落至极的他,垂死挣扎竟兵行险着,亲自出面、强行问罪:“可盟王到现在仍然没解释吴当家是怎么死的啊!一味回避、转移话题,反倒显得传言是真!”
    时青、裴渊等人碍于身份都不配代答,心里却都已经在嘟囔你也是凶嫌好吗!
    林阡正自恍惚,听到吴越之死反复被提及不免火起,差点因为蘑菇的后劲发起酒疯大吼就是你李全干的我砍死你,而忽略了他咬定李全杀吴越也同样没有证据;就是那一线之间,斜路传来一个意外至极的声音,杜绝了他因为忍无可忍而犯错——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众口铄金积毁碎骨。传言铺天盖地,全然空穴来风,源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主公不答,是身正影直、愿以行动来答,众位有目共睹。主公高风峻节,盟军清白死直,敢请红袄寨绝对互信,待天晴破晓,同看齐鲁河川。”
    这句既给林阡澄清,又表示盟军和林阡始终站一边,除了那个男人还有谁有资格说。
    红袄寨群雄愕然循声,两侧人群依序分开,其中走出的果然是熟悉的一袭青衫,后来林阡再回忆时,只记得那夜清冷的秋风之中,那男人身后的江山月明、乾坤朗朗!他掷地有声说罢、走向林阡所在之地的过程中,四周安静得连一根针都听得到,这样的安静却比欢呼呐喊还显出慑服的效果。
    愕然都因,他还重伤在身,本该被林阡留在泰安休养,怎么……林阡一惊,从醉中醒,迎上前去,不再鲁莽:“天骄,怎么来了平邑?”不是托付李君前好好照顾他的吗!
    “你将大部分拥趸都留泰安,我不放心,便来了,那边人浮于事。”徐辕气息不畅,显然来得太急,他似乎看出林阡心理,笑了笑,“李帮主他们也快到了,只是白门四绝艺比不上我归空诀。”
    “逞能。”林阡蹙眉,赶紧给他过了些气,看与他同来的先锋不到十人,其中一个将士衣袍还十分臃肿。
    “天骄,伤势如何了?”半晌,史泼立等人纷纷上前嘘寒问暖。就事论事,就算有人曾有过对林阡的猜忌,他们都一致、一直感激徐辕的恩德。
    望着人群的大幅度偏离,李全呆呆地等候着形单影只结局——徐辕的到来,真是绝望的增援。
    那时只有徐辕还正面看着李全,眼神好像在对李全回应,没增援你也没希望吧。
    当是时,就连本还站在李全身后的寥寥几个杨鞍旧部都在窃窃私语:要不去劝劝妙真?当初是鞍哥糊涂了,盟王这样强劲,需要弄权耍谋?
    李全受不了这种刺激,癫狂地转身伸臂阻挡他们的离开:“强劲怎就不需要弄权?不得人心,失道寡助,他武功天下第一就可以对付整个天下?”
    林阡还没来得及说“可以”,徐辕便主动给林阡挡下这些脏水,同时以手势暗示主公不必操心:“李全,那就和你说人心。对主公不利的言论,普遍都从吴当家之死而起,可吴当家是他的结拜大哥,比亲兄弟更亲的关系。留着吴当家共谋天下,比杀死吴当家岂非更容易征服人心?”
    “呵,无非是吴当家发现了他的真面目罢了!”李全还在狡辩,嘴脸愈发清晰。
    徐辕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将视线投向另一边,李全循声而望,某个臃肿的百步穿杨军展开战袍,原是护着一个九岁大的女孩一起到此,李全尚未意识到那是谁,便听得她开口:“可爹爹向娘亲屡屡提到主公,都很激动地说,希望能帮他尽快实现理想,结束乱世,还山河清宁。”
    “你是……”李全一愣,李思温等人已然认出:“那是吴当家的遗孤!”“原先是个盲女,怎么,好像比当时要看得见了?”“自是盟王和盟主照顾得好。”
    李全差点被这小丫头将了一军,正在心里构思着猫哭耗子和认贼作父的说辞,己方总算来了个支持他的,给他在天平上添了几许砝码——
    “天骄,您来了?不知徐夫人怎样了?”
    
    那个一开始借口身体原因没有在这里反林阡的杨妙真,在快散场的时候闻讯匆匆赶来,面如桃花却笑若罂粟,转移话题使矛盾升级:徐辕,你来增援林阡,还是给林阡添破绽?
    李全蓦然一惊,经杨妙真提醒,想起另一个比较有力的论据,那可能也是石硅虽弃权却不归顺林阡的根因:“盟王,天骄,既然要撇清害死吴当家的关系,那就该尽一切可能划清和金军的界限。可这些年来,您们又是怎么做的?尤其最近,天骄娶了个杀人不眨眼的金军女魔头。还有前几日,盟王似乎还放了花帽军那十几个长期欺压我红袄寨的悍将?他们可是杀鞍哥的凶手!”这俨然也是杨妙真跟李全来沂蒙的缘由。
    大崮山上林阡对纥石烈桓端的先关后放,本意是想离间曹王府和金帝,实则,哪会没有反作用?现在可尝到了现世报,要面对的问题直接从邓唐吴越之死跨越到泰安杨鞍之死。
    “泰安的决战,妙真姑娘你也参与了,我们和花帽军是合作关系,对付金廷元凶何错之有?”百步穿杨军有人回应。
    “花帽军也是金军,杀人比金廷元凶更多!你们能想到‘合作’都可恨!”杨妙真杏目含恨,死死瞪着林阡。
    “那天若不合作,大家都会死,是迫不得已,天幸没辜负……”百步穿杨军义愤填膺。
    “那天的大局明明是靠我杨妙真入阵挽救的!与他们那些花帽军何干!他们是战犯,不是战友!”杨妙真怒不可遏,视线不曾转移,语声却兀自抬高。
    一瞬,整个世界仿佛就只剩她和林阡二人对峙对视。教所有人都看见了,这衣衫单薄的少女,年纪轻轻,肩膀柔弱,却敢顽抗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