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狂枭 > 正文 第4279章 大仁大义
    李不悔忽然感觉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可怕了,仅凭一个举措,就能联想到这么多
    “既然你看透了这些,那你为什么还要让王金彪去救我?我们试想一下,李观棋杀了我,又被你言重了,你只要把这个真相揭开,必定会把李观棋推到一个背信弃义狼心狗肺的风口浪尖上!”
    李不悔说道:“那样一来的话,李观棋恶名滔滔,会再次失去大量人心,甚至会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这样的结果,不是对你更好吗?”
    闻言,陈六合笑了起来,说道:“李老,如果我说,我心怀恻隐之心,不想让您就这样平白无故的死去,不想再看到龙殿的老一辈龙王,再次有人为了这场博弈流血牺牲,你相信吗?”
    李不悔深深凝视着陈六合:“你固然大义凛然,但你还没有大义到这种程度吧?”
    陈六合洒然一笑,坦诚道:“那好吧,我说实话,救你的原因有两个,第一,你刚才的假设不可能成立,李观棋既然敢杀你,肯定就做好了善后的周全计划,我就算把真相公布出去,也不会有多少人相信,他一定能够脱身,甚至会反打一趴,把这盆脏水扣到王金彪的身上。
    30
    ”
    “这一点,是我绝对不想看到的,我也没必要去冒这个险!”
    陈六合缓声说道:“这是其一,第二呢,是因为,我希望李老活着,通过这件事情能看清楚李观棋的可憎面目,倾力支持那种冷血畜生,是绝不会有好结果的!我想得到李老的支持,李老应该帮助我们,一起击溃李观棋!”
    李不悔点点头,又开口到:“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让王金彪杀了李观棋?刚才的机会不错,杀了他,岂不是一劳永逸?这一场博弈,你们就能奠定胜局。”
    听到这话,陈六合更是笑容盎然了起来,他道:“李老,这样的问题好需要我来回答吗?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李观棋身边的保卫力量吧?明处的人不值一提,暗处的那几个人才是最大的威胁。”
    “如果你亲自出手的话,把握不就大多了吗?”李不悔反问道。
    陈六合说道:“如果我告诉你,我当时就在现场,你信不信?”
    李不悔神情一怔,陈六合又道:“你不会真以为凭借王金彪带着六个人,就能把你从杀心大起的李观棋手中救出来吧?如果当时我不在场的话,不是我用气势制衡住藏身暗中的那几名龙潭高手,你和金彪,都不可能活着离开”
    “既然你去了,为何不杀李观棋?”李不悔再次问道。
    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云淡风轻的说道:“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个地方,不是杀李观棋的好地方!”
    “我这个人做事,一向有底线,我做什么,都懂得把握分寸!我不会给这个国度增添太大的麻烦!那里是喧闹区,一旦李观棋死在了那里,必定要出大事,一场腥风血雨是走不掉的,你们也别想这么轻易的离开。”
    陈六合说道:“一旦在那里展开激战,所会造成的后果和影响力,可想而知,到时候,谁都不可能置身事外,谁都脱不开干系!追责下来,谁都要遭殃。”
    说到这里,顿了顿,陈六合接着说道:“当然,用这种方式杀掉李观棋,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要的是让王金彪上位龙主,一统龙殿,那么,他就得堂堂正正的赢下这场博弈,至少要得到龙潭的认可才行!”
    “如果李观棋被我暗杀了,龙潭第一个就会跳出来声讨,他们绝不可能认可王金彪,那样一来的话,我们岂不是弄巧成拙了吗?得不到龙殿,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太大的意义?”陈六合发自内心的说道。
    李不悔心惊莫名的看着陈六合,怔怔良久,感叹了一声,道:“陈六合啊陈六合,你的格局和眼界,真是让人胆颤心惊,你这个人,太可怕了”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笑了起来,道:“多谢李老夸赞,不过,我不认为这有什么,我只是不容易被眼前的一些蝇头小利所迷惑罢了,因为我一直都很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仅此而已!”
    “难怪唐望山对你的评价那么高啊,你这种年轻人,想不让人佩服都不行,在你面前,我突然感觉到,我是真的老了”李观棋叹息了一声说道。
    “李老过谦了。”陈六合摇摇头,说道。
    顿了顿,陈六合话锋一转,再次开口:“李老,晚辈冒昧问一句,李老的心理,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李不悔自嘲一笑,老眼中闪过了一抹哀凉,道:“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怎么想?”
    陈六合很坦然的说道:“怎么想,那都是李老的事情,虽然今晚是我救了你,但晚辈说句掏心窝子的大实话,不管李老现在的心理怎么想,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没有半点异议,我会尊重你的意愿。”
    闻言,李不悔目光猛然变得锐利了几分,盯着陈六合说道:“这话当真?哪怕我心如死灰,不愿参与你们的纷争,只想一个人隐没而去,你也会答应?”
    陈六合很干脆直接的点头:“为何不答应呢?若是你连如此恶气都能咽下,我自然无话可说!归根究底,这是你和李观棋之间的事情!我陈六合做事,该光明磊落的时候,绝不玩半点阴谋,说一不二!”
    看到陈六合如何坦诚,李不悔反而有些哑口无言了,他张了张嘴巴,苦笑了起来:“当真如此啊,唐望山又没骗我,李观棋和你一比,当真是相形见绌,丑陋不堪!”
    “事情,都是人做出来的,而不是别人说出来的!我陈六合能从一个世人眼中十死无生的境地中破茧而出,自然是有我的立足之本。”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
    李不悔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浊气,目光逐渐变得凶狠凛冽了几分,似乎做了什么决定。